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武侠  »  武松新傳
武松新傳
广告

序 章

话说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,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中,有一个风流子弟,生得状貌魁梧,性情潇洒,饶有几贯家资,年纪二十六、七。这人复姓西门,单讳一个庆字。

他父亲西门达,原行走川广贩卖药材,就在这清河县前开着一个大大的生药。现住着门面五间到底七进的房子,家中呼奴使婢,骡马成群,虽算不得十分富贵,却也是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。

只为这西门大员外夫妇去世得早,单生这个儿子却又百般爱惜,听其所为,所以这人不甚读书,终日闲游浪荡。一自父母亡后,专一在外眠花宿柳,惹草招风,学得些好拳棒,又会赌博,双陆象棋、抹牌道字,无不通晓。坑蒙拐骗娶的十房妻妾分别为︰

◎吴月娘(元配)(妾。武大之妻,与西门庆合谋杀夫)

◎李瓶儿(妾。花子虚之妻与西门庆通奸害夫)

◎春 梅(妾。卖身葬母,被西门庆买回)

◎卓丢儿(妾。原在钱庄管帐)

◎李桂姐(妾。原为妓女)

◎孟玉楼(妾。有好武艺,父亲为著名武师)

◎宋蕙莲(妾。下人阿福之妻,被西门庆霸占)

◎李娇儿(妾。某大官之女)

◎韩爱姐(妾。私塾先生之女)

西门庆与潘金莲由邻居媒婆王婆牵线与人勾搭上了,武大得知潘金莲与西门庆有奸情,便去捉奸,被西门庆一脚踢伤,后又被潘金莲用砒霜毒死。西门庆用十两银子买通作何九将武大火化,不留痕迹。武松回县后得知哥哥武大被潘氏西门庆害死,到县里告状。因县里上下官吏都与西门庆有来往,不允拿西门庆审问,武松只好自找西门庆为哥哥报仇。

第一章

话说武松一怒杀了西门庆,反手又要杀潘金莲,潘金莲一看武松要杀她,急忙说道︰“叔叔且慢,听嫂嫂说几句,说完叔叔要杀要剐,由了叔叔。”

武松听完,想了一会,说道︰“好!”

潘金莲忙道︰“叔叔,武大是我和西门庆杀的不假。我正年轻貌美,武大情况叔叔也清楚,西门庆年轻英俊,可我并不喜欢西门庆!我喜欢得是叔叔你啊!我日也想,夜也想,就是叔叔你,只要叔叔你陪我好一次!要杀要剐由叔叔!”说完金莲开始宽衣解带。

武松从小只对打架感兴趣,哪见过这种场面?只见金莲一张芙蓉粉脸,媚眼樱桃鼻子正,煞是迷人,真是人见人爱。一个上身赤裸、下身只有丝质小裤的女人,那对大小适中、像对竹笋似的乳房,雪白耀眼,当中两点嫣红欲滴,令人垂涎。

只见金莲把小裤也脱掉,武松再看她已一丝不挂,赤裸偎依,趐胸如脂,玉乳高挺,那峰顶上的两粒紫葡萄下那圆圆的小腹之下,两山之间,一片令人回肠荡气的丛丛芳草,盖着迷人灵魂神妙之境,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现地在他的眼前,娇媚望他荡笑不已,丰满润滑玉体,扭糖似的摄动,紧紧的贴著。

武松周身血液沸腾,热流潮水般的涌向下体,他那一根阴茎便“突”一下像旗杆似的直翘了起来,金莲把武松身上的衣物都脱掉了,他那根粗大的鸡鸡就挺在金莲面前。然后金莲竟然情不自禁的伸手摸向武松的大肉棒,金莲的手一上一下的握住武松的肉棒搓揉着。

“喔!金莲……你的手好温柔……我好舒服……”武松轻轻地呻吟。

“我来亲吻它吧!”说完,金莲将大肉棒塞进了自己的嘴巴中,于是,金莲摆动头部,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含在口中的大肉棒是变得更加的粗大。

金莲张开那宛如樱桃颜色般的小嘴,一口便吃含进武松的整根肉棒。(二叔的鸡鸡真的好大!我的嘴巴竟吃不下他整条鸡鸡!可是二叔鸡鸡的味道好香喔!二叔,金莲一定要让你得到最大的快感!)金莲不禁在心中这么想着,接着金莲便用嘴一上一下的含吃舔弄起武松的肉棒。

“啊!嫂嫂……你的嘴巴好紧!好温暖喔!”

这时金莲正用着嘴含弄著武松的肉棒,听到他这么说,金莲更是爱怜疼惜著口中这根的可爱肉棒了。“啧!滋!啧!”金莲不停的用着嘴上下含弄著武松的肉棒,因此也不停的从金莲口中发出淫糜之声。

就这样子用嘴套弄了武松的肉棒一会︰“二叔!金莲这样用嘴帮你弄,你舒服吗?”

“喔!嫂嫂,我好爽、好舒服喔!再来!嫂嫂。”

看着武松因为口交而如此舒服,金莲心中实在是很快乐。就这样吸吮了一会后,金莲将武松的肉棒吐出,改而用舌尖轻舔肉棒的龟头及其四周,并用自己的右手套弄著武松的包皮,左手抚捏著武松的睾丸及他浓密的阴毛。

“啊!嫂嫂!嫂嫂!我……我要射出来了!”

金莲一听,连忙放慢舔弄肉棒的速度,并且用手紧握著武松的肉棒,借此不让武松这么早就射精出来。

“二叔,你这么快就想要射出来了吗?才不要呢,嫂嫂不让你这么早就射出来,嫂嫂要让你多享受一下我帮你口交的快感!”

“啊!嫂嫂!可是……可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……”武松的肉棒虽被金莲温盈的手紧握而射不出精液,但从手中传来一阵阵抖动的肉棒看来,武松真的是到了极限,只要金莲一放开手,武松大概马上就会猛烈的喷射出精液。金莲一手仍紧握住武松的肉棒,以免武松射精,另一方面金莲则起身靠近武松,主动献上香唇,就这样金莲与武松便吻了起来。

过了一会儿,金莲伸手带领武松的手往她自己的趐胸探进去,武松也就顺水推舟地摸进了她的胸前,搓揉起她那一对坚挺丰满的乳峰,就这样彼此疯狂而激烈地互相爱抚著。武松趴在金莲的裸身上面,一面狂烈地吸吮着她高耸的乳峰,一面挺动着屁股,企图把大鸡巴塞进金莲的小中。但因武松干这事儿还是破天荒第一遭,一点儿经验也没有,鸡巴头上那光滑滑的龟头,一直在她的肉缝口边顶来顶去,却怎么也不得其门而入。

金莲无言地躺在武松身下,看到武松像只没头苍蝇般地乱冲乱撞,“噗嗤”地给了武松一声媚笑,温柔地伸出她的小手,握住武松的鸡巴,沾了些她洞口的淫水,用另一只手撑开她自己的肉缝,媚媚地道︰“二叔……嫂嫂的……洞……在这儿哪!让嫂嫂来引导……你吧!”武松的鸡巴有了金莲的帮助,顺着她所分泌出来的淫水,很顺利地便顶进了那使他向往很久的小肉洞里了。

才干进了一小截,却听到金莲惊呼道︰“啊……轻……轻一点嘛!你的……鸡巴……太粗了……会把嫂嫂……这……小穴穴……给……撑破的。”

武松一面把脸紧贴着她的胸乳,一面色急地道︰“可……可是……嫂嫂……我好……好紧张……好……需要……你喔!嫂嫂……你看,我的……鸡巴……都快要……涨到……极点了……”

金莲以过来人的经验指导著武松道︰“好……二叔……你先……慢……慢慢地……动,等嫂嫂……小里……的淫水……多些,再……用力插……要……不然,嫂嫂可……承受不了……你的……大鸡巴呐……”

武松听了金莲这一解说,也就照她所说的性交顺序慢慢挺动起自己的屁股,轻轻地抽送了起来,而金莲也主动地挺送着她的下体,迎向武松的大鸡巴,他们双方都渐渐沉醉在性爱的欢乐中了。

过了大约半柱香时间,金莲的下体被武松粗壮的大龟头给磨擦得酸麻异常,舒服地流出了大量的淫水,肉缝里边也变得更宽阔、更湿润了,同时她也被阵阵趐痒的感觉逼得浪叫了起来︰

“啊……二叔……嫂嫂的……小……里……好痒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可以……用力……插……进去……了……快……快一点……我要……你的……大鸡巴……快插……我……快来嘛……”

正在兴头上的武松听到金莲如此淫荡的浪叫声,如奉纶旨般地应声把个屁股猛一沉,整根大鸡巴就全军覆没地消失在金莲那柔嫩湿滑的肉缝中了。

金莲的阴户很久已没有尝过如此插穴的美妙滋味,因此被武松这一插,只美得她不由自主地全身起了一阵颤抖,小嘴儿里更是淫声浪叫着︰

“啊……天呀……这种感觉……好……好美……喔……我已经……很久……没……没尝到……这插穴……的……滋味了……真是爽……爽死我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二叔……再……再快一点……嗯……哦哦……”

武松越插越舒服,挥动大鸡巴压着金莲的肉体,一再狂烈地干进抽出,不再视她为高高在上的嫂子,而把她当作一个能舒发自己情欲的女人,他们之间在此刻只有肉欲的关系,已经顾不了其它了。

金莲的小在武松插干之中不停地迎合著武松的动作,武松边插边对她道︰“嫂嫂……你的……小……好……温暖……好紧窄……夹得我的……鸡巴……舒服……极了……早知道……这干穴……的滋味……有……有这么美……我……早就……来……找你了……”

金莲躺在下面温柔地笑着道︰“二叔……以前……你大哥……还没……死呀……怎能来……插……插我呢……以后……我……我们……就可以……常常……做爱……嫂嫂的……小穴穴……随时……欢迎你……来……插干……嗯……就是……这……这样……啊……美死……我……了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”

武松插干了约有一袋烟的工夫,渐渐感到一阵阵趐麻的快感爬到了自己的背脊上,叫道︰“嫂嫂……我好……舒服……好……爽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我快要……忍……不住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射……射出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”

这是武松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男女之间做爱的销魂蚀骨快感,也因为是武松告别处男的第一次,抵受不了金莲那肉缝里的强烈收缩吸吮,而把一股股的精液劲射向金莲的花心深处了。

第二章

武松与潘金莲正沉浸在性爱的高潮中,忽听见有人在急促的敲门,两人急急忙忙穿好衣裳,武松开门一看,原来是卖水果的郓哥,武大死的事就是郓哥告诉武松的。

只见郓哥满头是汗,气喘吁吁的对武松说︰“武……武都头,县……县令知道你杀了……杀了西门庆,来抓你了!快……快跑!”说完郓哥又急急忙忙的走了。

武松一听,对金莲说︰“我去县衙自首!”金莲忙拉住武松︰“你不能去!我还要靠你呢!我们可以远走高飞,找没人的地方去隐居。”武松沉吟了一会︰“可现在我们出去就会被抓住的!怎么走?”

金莲想了想︰“我们可以躲到西门庆家,他们一定想不到的!”

“好!”于是两人从后门出去,躲躲藏藏的来到了西门庆家。

回头再说西门庆剩下的一妻八妾一听到西门庆被武松杀了,顿时乱做一团,有哭的、有闹的。还是大娘吴月娘镇定︰“你们不要哭了,先办了官人的后事再说!”

当晚在其它妻妾悲悲惨惨、哭哭啼啼之时,潘金莲的房内正春色无边。

只见金莲身上只穿一件银红蝉翼纱衫,内衬贴肉小嵌肩、下穿葱绿芙蓉,隐隐现出肌肤,脚上白袜红鞋鲜艳无比,配着圆圆的一个脸蛋,比往时更加白润俏嫩好多。头上梳着乌光漆黑的通心髻,两鬓烫贴插著成排的茉莉花,香气袭人,越显得她水肉骨白、格外动人,教武松这个刚破了处男身的壮汉看得目瞪口呆。

“你在看什么啊?看得这么入神?这样我会难为情的……”金莲把两手挡在胸前,可是却好像是故意强调胸部的大小,双手压下,挤出两道深深的乳沟。

武松伸出颤抖的手把自己衣服脱光,接着抱住她整个身体,右手轻轻的触在她乳头的位置,金莲似乎很陶醉地闭上眼睛。武松把金莲压在床上,用手抓住了她那粉红色的滑嫩乳头,用嘴吸、咬、舔、转……加上手指按摩……  “啊……啊……二叔……噢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不一会儿,武松已经感觉到金莲的乳头硬起来了。

金莲那快乐的浪叫声和苦苦哀求的表情,让武松的情欲更加高涨。武松知道她已经进入状况,可是武松的手却丝毫没有松懈,“嗯……喔……嗯……”金莲似乎受不了了,把手伸进裙子里自己爱抚起来︰“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

武松替她把裙子脱下,吓!只见一丛茂密的森林,她的手指则在充血勃起的阴唇中移动……在武松眼前的是金莲勃起的两片阴唇,粉红色的蜜肉夹着一条蜿的小溪,武松轻轻拨开两扇美丽的阴唇,把出现的珍珠含在口中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嗯……”金莲的一双美丽的腿把武松的头夹得更紧了。武松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可是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就对了,继续用舌头轻轻佻动着这颗让金莲欲仙欲死的小珍珠。

“不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”金莲突然两手抓起武松那早已挺直的大阴茎,帮武松舔吮了起来︰“唔……啧……真大……大鸡巴……我最爱了……我爱死二叔的大鸡巴了……”

武松伸出舌头舔向阴户,卷著金莲的阴唇,不时也往里面伸去,“哦……好……对……对……就这样……对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……”金莲一边淫哼,一边发出阵阵颤抖,于是武松的舌尖便更刻意在小那颗小小的肉豆上挑着、抵著、磨著。他们就这样以69式恣意的品尝著彼此的性器。

武松将金莲拉起,让她正面躺在床上,捉著两条美腿曲起推高,朝下看着这诱人的尤物。

“把你那……大起来的鸡巴……”金莲做一次深呼吸,说︰“插入我的肉洞里吧……”武松看她穴口已是淫水涟涟地阴毛全湿了,暂且饶她一遭,于是用龟头在阴门磨擦一阵后,把条沾满了淫水的大鸡巴猛然用力狠狠地往小中干插进去,金莲发出像惨死一般的叫声︰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同时粉脸变色,樱唇哆嗦著,娇躯抽搐不已。

武松的大鸡巴全根没入金莲的小之中,又紧又窄,热热烫烫地包住武松的鸡巴,使武松舒服得像灵魂飞上了高空飘荡一般。

金莲叫道︰“哎哟……哎……哎……痛死了啦……二叔……你……一下就全根插进来……你……好狠心哪……”

武松闻言,这才把大鸡巴抽出一半,然后再进去。抽插了十几下,金莲已经领略到舒服的滋味了,双手紧搂着武松,呻吟道︰“啊……唔……嗯哼……嗯哼……二叔……你……碰到……人家的……花心了……轻点嘛……”

武松道︰“嫂嫂……你舒服么?”

金莲道︰“二叔……不要……叫……人家……嫂嫂……叫我……金莲……叫我莲妹……就……就好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”

武松边插边道︰“好莲妹,亲亲肉妹妹,你的小夹得我好紧喔!唔……好畅快……”武松说著说著,越插越快。狠之下使她秀眼紧闭,娇躯扭颤,用鼻音浪叫道︰“哎……呀……舒服死了……亲爱的……花心麻……麻了……要……泄了……要……呀……我要泄了……”

武松的鸡巴受到金莲高潮时的阴户收缩吸吮,及在金莲的配合下将阴道的肌肉紧夹包围,龟头一酸,不禁射出又热又浓的精液;金莲的子宫受到阳精刺激,也再度达到了高潮,两人将嘴唇紧贴在一起,丁香暗渡地热吻,享受性交后的余韵。

隔日,大家在月娘的带领下帮西门庆办理了后事。办完后清理家产,西门庆留下的财产共一百万两。月娘召集众人,没有身孕的如果想再嫁人可得五万两;有身孕的要为西门家留下子嗣,不得嫁人。当时吴月娘、孟玉楼怀有身孕,结果众人商量后没人想离开西门家。

吴月娘拿出一万两到县衙,要知县捉拿武松正法以报西门庆的仇,可她万万没想到,潘金莲竟会把武松藏在自己家里,并在日后掀起滔天淫浪!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梦天的话︰由于小弟是第一次创作小说,剧情编排比较简单,请大家见谅。以后的剧情发展请大家给我些宝贵意见。感谢大家的支持!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第三章

这西门庆身边只有一个姐姐,叫做西门大姐,许与东京八十万禁军杨提督的亲家陈洪的儿子陈敬济为室。话说西门庆死后,西门大姐与陈敬济回到清河县,誓要捉拿武松为西门庆报仇;而武松和潘金莲却商量从西门家取出大笔金钱,然后隐居。

却说丧事半完一个月后,这天吴月娘领着众妇人到了新花园门游赏,或携手游芳径之中,或斗草坐香茵之上,惟有金莲却独自在假山前、花池边,用白纱团扇扑蝶为戏。

不防陈敬济悄悄走到她背后戏说道︰“金莲,你不会扑蝴蝶儿,等我替你扑吧!”

那金莲扭回粉颈,惊道︰“短命鬼,若被人听着,你找死啊!我知道你也不要命了。”那敬济笑嘻嘻扑近她身来,搂着她亲嘴,却被金莲顺手一推,把他推了一交,金莲方这才走了。敬济见金莲去了,默默归房,心中怏怏不乐。

却不想这情景却被李桂姐在玩花楼远远瞧见了。李桂姐乃是妓女出身,西门庆死后情欲一直压抑著,今天看见敬济调戏金莲,春心涌动,便悄悄跟在敬济后头。见他进了房,便去厨房搬些煮熟菜蔬入房里来,摆在桌子上︰“姐夫,我和你喝两杯。”

敬济见桂姐早暖了一注酒来,忙道︰“谢谢桂姐。”

敬济赶紧搬了张凳子,让桂姐近火边坐了。桌上摆着杯盘,桂姐拿盏酒擎在手里,看着敬济道︰“姐夫满饮此杯。”敬济接过酒去,一饮而尽。敬济也端一杯酒递与桂姐,桂姐接过酒来喝了,却拿酒壶再斟酒放在敬济面前。

两人连喝了三、四杯,那桂姐也有三杯酒落肚,拱动的春心,哪里再按捺得住?欲心如火,只把闲话来说。敬济也知了八、九分,或许是酒精的催化,又抑或是敬济真的有一股冲动︰“我好想……好想……抱抱桂姐……可以吗?”

桂姐微微一笑,主动上前将敬济搂进怀中。此刻,桂姐身上浓浓的酒气再加上浓郁的香水味,混合出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味道,敬济环抱着桂姐纤细的小蛮腰,桂姐则将胸脯紧紧地贴在敬济的脸上。

桂姐那双峰柔软、温润的感觉煞时间便征服了敬济,敬济隔着桂姐薄薄的上衣猛力亲吻著桂姐的乳房……桂姐十分陶醉在其中,她紧闭着双眼,缓缓地扭动着身躯,享受着从胸前传来的阵阵趐麻快感。

敬济将头凑过去仔细一看,先是丰满的乳房跳入眼帘,小巧的乳头依然呈现粉红色,雪白的奶子上有几条暗青色的静脉肆意散展。敬济瞪大了眼,仔细地看着桂姐的美乳随着呼吸起伏而淫荡地摇晃着,敬济越看越兴奋,便轻轻脱去她的丝质亵裤,一大片黑森林便清楚的呈现出来,那蜜穴入口处有如处子般肥美,粉红色的阴唇还渗出一丝液体,一股淡淡的淫水味冲入敬济的嗅觉。

敬济分开她细密的阴毛,露出粉红色的两片阴唇,用舌头舔了舔,带出外流的淫液,然后把舌头对正阴道口,用它的一端轻轻来回摩擦阴唇,让它沾上润滑的淫液,不到一刻,桂姐喉咙里便发出微微的快乐的呻吟,于是敬济舌尖稍稍用力,挤压着桂姐可爱的裂缝。

“嗯……喔……嗯……”桂姐被逗得身子左扭右摆,还微微演起下体,让他更加方便舔舐。敬济好高兴,因为敬济发现自己的挑逗是成功的,桂姐穴里会流出蜜汁,而且也会那般风骚地叫床,所以敬济继续舔弄下去,并且将手指也插入桂姐的小里面,而且慢慢地把一根